英国冬季海边旅行好去处 感受别样之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布莱顿队

冬季并不意味着海边旅游的终结,这6处冬季也适合前往的英国海边之地定能让你感受别样的海边之行。2月份开始营业的Boscastle House 100美元(约合人民币613元)起,在Penally Cottage 6人4晚花费362美元(约合人民币2219元)。

冬季并不意味着海边旅游的终结,这6处冬季也适合前往的英国海边之地定能让你感受别样的海边之行。

这里是冲浪者的天堂,也是骑车人的乐园,沙滩上的咖啡馆在静静等候着你。如果想要吃大餐的话,Irvins Brasserie和Staith House都值得推荐。在街上随意溜达,逛一逛面向大海的小店都让人十分放松。

住宿要推荐Collingwood House和Martineau House。前者提供225美元(约合人民币1379元)起的四人间,后者胜在烧烤很赞而且观景很好,房间95美元起(约合人民币582元)。

作为一个繁忙的港口小镇,这里的风景如梦似幻。在镇上吃鱼绝对是享受,这里推荐家庭经营的餐厅Oban Fish&Chip Shop。天气晴好的时候,在白色沙滩上漫步,或登上小塔看夕阳中船只来来往往,安静又惬意。

在Greystones,花费110美元(约合人民币674元)就可以住海景房,吃美味烧烤。High Cliff Oban的烧烤更加传统,双人间85美元(约合人民币521元)起。

不可错过的伦敦海滨小镇——通勤、投资增值两不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布莱顿队

大海、阳光、沙滩,清新的空气、柔和的海风,海滨城镇有着都市没有的柔美、宁静与祥和。海滨小镇的生活是闲适的、浪漫的,也不乏刺激与激情。

今天,小编就为大家推荐8个距离伦敦市中心只要75分钟的海滨通勤热点,伦敦买房不仅能坐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滨生活,便捷的通勤时间,还有巨大的增值潜力。

Brighton,一提到Brighton,有些小伙伴可能都会“邪恶”地笑一下,或许因为Brighton是英国有名的“gay 城”,其实Brighton还是英国最著名的旅游城市之一。

18世纪,一位小有名气的博士在这里演讲时提到一句“Brighton海滨的滑水和空气有益健康”,没想到这句话迅速传遍开来,原本的一个小渔村迅速发展成了很多上流人士修养度假的海滨圣地。

Brighton是英国所有海滨城市“晴天最多”的城市,这里有优美的鹅卵石沙滩,皇室阁楼,码头,这里一直是娱乐休闲和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Brighton是此次推荐的8个海滨热点中伦敦买房房价最贵的,平均房价稍低于375000英镑,10年来房价增长59%。从Brighton坐火车到伦敦维多利亚只要58分钟,开车只要1小时。

海边生活方式的流行使得附近西萨塞克斯郡的Shoreham-by-Sea的人气大增,就增长率来说,在今天8个热点中排第一,10年来房价增长70%,平均房价增至373056英镑。

Shoreham Beach,肖勒姆海滩,位于Shoreham-by-Sea的南部,是一条狭长的带状海滩。从Shoreham坐火车到伦敦维多利亚需要1小时15分钟。

Leigh-on-Sea因为当地的独立商店和咖啡店,时尚的名气越来越大,10年平均房价增长53%,目前平均房价337503英镑。从Leigh-on-Sea坐火车到伦敦桥只要1小时6分钟。

所有这些海滨小镇,房价增长都远远超过全国海滨小镇房价增长的平均水平25%。

Halifax的住房经济学家Martin Ellis表示:“海滨小镇是极其受欢迎的生活场所。从这些显著的房价增速可以看出,人们对于伦敦买房海景房的需求是很大的。”

“过去十年,东南地区的房价,尤其是位于伦敦通勤范围内的海滨城镇,展示了强劲的增长势头,已经成为英国最贵的海滨城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购房】伦敦周边不可错过的4大通勤小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布莱顿队

想搬离伦敦,寻找更适合孩子生长的家庭愈来愈多,但又因为工作的关系,必须考虑交通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捧红了许多伦敦周遭的通勤城镇。

环境宜人的赫特福德郡,就是因为其良好的交通连接,通勤伦敦方便,成了许多家庭寻找新家的第一考虑。第一太平戴维Savills的新研究发现,过去五年来,房价成长最高的地区皆为可在30分钟内抵达伦敦的城镇!当然,交通只是其中的优势之一,其原因还包括了学校的选择以及生活空间的考虑。

特别值得一提的买房新选择为,特福德郡里、位于环绕伦敦的国道M25之边缘的—— Chorleywood乔利伍德、 Tring崔琳、Welham Green威尔汉绿地跟St Albans 圣奥本斯!

崔琳Tring的房市涨幅有不逊色,跟乔利伍德Chorleywood旗鼓相当! 过去五年,崔琳Tring的房屋平均房价成长了52%,现为481,851英镑。交通方面从崔琳Tring火车站到尤斯顿Euston只需要37分钟,平均年票为4,060英镑。

这个富裕的小镇有许多成绩表现卓越的小学和知名的Tring学校。像是Aylesbury的系列学校,历年来都有优异的成绩表现。Tring Park School则是著名的演艺表演学院,培养了许多舞台和屏幕的明日明星!

这里的居民可享受美轮美奂的英国乡村景色,特别是受英国国民信托(National Trust)保护的Ashridge Estate!崔琳Tring有许多从北伦敦迁居来的家庭,大多都是为了孩子的教育跟成长环境选择来此地居住。

在崔琳Tring,一栋四卧室的独立式房屋大约价值£600,000; 或是同样面积大小的维多利亚时代别墅,价格落在£750,000 到 £800,000之间。

乔利伍德(Chorleywood)是英格兰赫特福德郡三河区的一个村庄。据2011年英国人口普查,乔利伍德教区有人口11,286人。乔利伍德位于赫特福德郡的西南部,伦敦查令十字西北31.8千米(19.8英里),和白金汉郡接壤,是大伦敦都市区的一部分。1960年代早期,研究者在乔利伍德研发了新的面包烘焙方法,这一烘焙法被称为乔利伍德烘焙法,现在是英国超过80%的面包的生产方法

过去五年以来,乔利伍德Chorleywood的平均房价上涨了53%,落在749,806英镑。 其主要车站为Chorleywood地铁站,位在伦敦地铁Metropolitan大都会紫线上。

在通情时间有频繁的地铁班次,前往伦敦市中心; 从乔利伍德Chorleywood到Marylebone马里波恩只需要31分钟的通车时间!2017年的通勤年票为2,616英镑,相较其他地区算是便宜。乔利伍德Chorleywood有许多Ofsted评分表现良好的学校,特别是St Clement Danes School最为出名。

虽然乔利伍德Chorleywood不是一个精致的城镇,但此区有良好的居住环境,当地居民也有很强烈的社区意识。 这里有许多独立小商家、独特可爱的当地酒吧,在夏季也有许多社区的活动。

在乔利伍德Chorleywood,一栋两居室的维多利亚式小屋大约在£550,000。四卧室的大房大约从£900,000起跳!

威尔汉绿地Welham Green位在哈特菲尔德Hatfield的南部,哈特菲尔德镇位于伦敦市中心北部20英里处,高速公路A1(M)从该镇经过,离卢顿机场14公里,该镇以南5英里处是M25伦敦环城高速公路。主要的铁路线路也穿城市而过。跟崔琳Tring一样,五年来房屋平均价格也上涨了52%,来到£325,937。 威尔汉绿地Welham Green的小学表现也许不像其它地区一样优秀,但邻近的布鲁克曼公园Brookmans Park却有许多不错的学校选择,哈特菲尔德Hatfield也有许多不错的国高中学校。 从威尔汉绿地Welham Green火车站到国王十字King’s Cross车站需要37分钟,通勤年票为2,368英镑。

在威尔汉绿地Welham Green,一栋四卧室的独立式房屋大约落在£475,000左右

圣奥尔本斯史可追溯至铁器时代,当时称为“Verlamion”,可能有“沼泽上方之地”之意。公元44年至45年,罗马帝国人占领此镇;50年,建维鲁拉米恩(Verulamium)。3世纪时,维鲁拉米恩易名为今名“圣奥尔本斯”以纪念罗马士兵圣奥尔本(St Alban)。当时的罗马帝国立定多神崇拜与帝国祭祀为国教,一度迫害基督徒,圣奥尔本因庇护基督徒而被斩首,是不列颠首位殉道的基督徒。

圣奥尔本斯拥有镇(Town)地位,其上一级行政区圣奥尔本斯市和区(City and District of St Albans,二级行政区)才拥有城市地位,再上一级行政区赫特福德郡为英格兰最高级地方行政区。圣奥尔本斯没有镇议会,由圣奥尔本斯市和区议会(区议会)管理,而后者由赫特福德郡议会(郡议会)管理。

1888年以前,被授予城市地位的先决条件是有座堂座落于该地,所以那些城市又称为“座堂城市”(Cathedral City,城市地位的特殊称呼)。圣奥尔本斯修道院在1887年升格为座堂,使圣奥尔本斯升格为座堂城市。但1974年4月1日,圣奥尔本斯、哈彭登(Harpenden)与邻近地区合并为圣奥尔本斯市和区;同年7月9日颁发的《英皇制诰》确认圣奥尔本斯的城市地位就转移至后者 。

圣奥本斯St Albans或许是赫特福德郡里的城镇中,最着名的通勤城市!圣奥本斯St Albans5年来的房价涨幅为49%,平均房价为565, 239英镑。这个古色古香的历史大教堂城市,坐落了许多精品店,餐馆和酒吧!美丽的乡村绿地围绕着喧闹的市中心; 不但是优秀学校的聚集地,还享有20分钟通勤到圣潘克拉斯国际车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的便利交通。 火车年票从是3,380英镑起跳。

疫情下的英国:一边是恐惧一边是淡然

2020年12月2日上午日出时分的英国布莱顿码头,布莱顿游泳俱乐部 (英格兰最古老的游泳俱乐部)的成员在太阳升起时开始时踏入冬季的海水。成员们不愿穿潜水服御寒,他们宁愿慢慢适应冰冷的海水。

1月8日,伦敦市长萨迪·可汗(Sadiq Khan)宣布伦敦进入“重大紧急事故”状态。伦敦平均每天接到医疗急救电线个,急救车在医院外等待数小时才能为病人获得急救床位。英国全民医疗系统(NHS)的伦敦医疗主管范·迪瓦卡(Vin Diwakar)发出警告说,在最坏的情况下,即使伦敦南丁格尔方舱医院开放,该市仍然会在1月末有2000个病床的缺口。

因为众多同事感染新冠病毒或处于隔离状态,加上病人每日入院人数和死亡人数激增,很多一线医护工作者也一直处于精神和体力双重透支的状态,而且因为看不到疫情缓解的出路而充满绝望。

然而,一边是医院里生与死争分夺秒的搏斗,另一边却是人们生活的一如既往,甚至看不出疫情带来的影响。

当你走在街道上,会发现在室外戴口罩的人依然屈指可数。你路过咖啡店门口时,会发现依然有不少人排队购买饮料和食物,碰到熟人打招呼、聊天,他们并没有采取什么防护措施。当你路过超市门口时,会看到很多人一出超市就迫不及待地摘掉口罩。当你路过公园时,会发现人们从容地谈笑。虽然也有的人注意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而孩子们则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踩泥坑、挖树洞、堆树叶、爬大树,或者追逐鸽子和松鼠。公园的小卖部前经常排起长队,大人和孩子们买来咖啡或糖果,自由自在地享用。一到周末,公园更是热闹非凡,甚至人潮汹涌。

1月4日,随着变异病毒使疫情加重,导致英国医疗系统不堪重负,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不得不再次宣布开始实行新一轮封锁,并提出如没有特殊原因民众一律在家的要求。然而封锁令并不能阻止民众在晴好的周末,去公园和街道散步和锻炼。

看到这一切,你会怀疑那些可怕的新冠疫情数据是来自另一个世界。一边是关于疾病、死亡的恐惧,另一边则是关于生活、日常的淡然。英国人面对新冠疫情的态度,也许是这个国家和民众面对危难时刻的一种惯有的应对方式。

《经济学人》杂志分析说,这或许反映了典型的英国人性格:低调勇敢而坚韧不拔。这样的性格可以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二战”期间,英国人在德国空军的轰炸中,仍可以悠然地喝茶;在炸毁的图书馆里翻找完好的书,站在废墟里淡定地读书,而对头顶呼啸而过的战机视而不见。

关于“二战”的记忆或许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失去了对人性中复杂性与多样性的关照,但当年用以鼓舞民众的口号“保持冷静,继续前行”也确实反映出英国人在面对困难时那种拒绝屈服的精神,并且变成了一种思维定式: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是不正常的。但另一方面,这种不管发生天大的事都要保持一如既往、一切如常的态度,也让英国这次在面对新冠疫情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世界公认的抗击新冠有效的方法需要英国人在习惯上的改变、对固有生活和认知的调整,在某些方面必须让一向以礼仪著称的英国人走出舒适区,作出在正常时期显得“不太礼貌”的事情。比如,为了保持社交距离,不在公共场所给他人扶门;为了防止病毒传播,必须戴口罩,从而遮挡住自己的面部。这对于把尊重礼仪和与人互动当成社会关系核心纽带的英国人而言,是难以接受的。

没法去酒吧和朋友喝上一杯并聊天,这样的日子似乎就变得了无生趣,少了与他人的交流,人们仿佛感到无所适从。抗击疫情的必要措施与英国长久的社会文化基础产生了剧烈的碰撞,让英国人觉得为了维护社会文化氛围,可以不惜违背抗击疫情所需要的个人牺牲。

“这里有一种虚张声势,一种像士兵一样不畏病毒的英勇豪迈。”居住在伦敦的巴勒斯坦裔作家萨尔玛·得巴(Selma Dabbagh)以旁观者的姿态一语道破:“这里的普遍看法是,习惯于和病毒共存,继续正常生活吧。”

2020年5月30日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 封锁逐步解除,开始允许6人一组外出聚会,布莱顿海滩充满节日般的气氛。在经过春天漫长封锁期后,很多人(大多数是年轻人) 前往海边找点乐子放松身心。

然而,背负着脱欧使命的英国保守党右翼政府,在面对新冠全球大流行的挑战时,一次又一次的策略失误,不仅让英国这个堪称全球流行病管理最先进的国家变成了全球新冠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而且导致社会信任进一步缺失。民众对英国政府抗击疫情中政策的极端不连续性也感到失望,作为个人,他们也无法齐心协力地配合执行政府的决策。

在中国疫情暴发后果断地舍弃暂时利益,用封锁武汉来宣布新冠病毒给人类带来严峻挑战之时,英国居然完全没有任何警示;对于亚洲新冠疫情的蔓延,表现出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优越感,似乎英国人骨子里的那种与众不同,会让他们的国家在全球大流行中能够安然无恙。

与此同时,英国媒体和政府将新冠病毒比作一种新型流感病毒, 并且提出了备受争议的“群体免疫”理论。在最初的应对策略上只是强调洗手的重要性却不承认口罩的防护作用。首相约翰逊感染新冠病毒的经历并没有促使他采取更坚决、有效、连续的措施来控制局面,最后导致民众对政府彻底失去信任。

经济封锁带来的关于对“生命”和“生计”的讨论也在英国社会不断发酵。最后,支持尽早全面开放经济的言论占据上风,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民众支持“群体免疫”理论。很多人认为,一旦封锁太久,经济的系统性风险加大以及公司倒闭或裁员增多,会对社会整体发展和个体利益带来严重后果。

然而,担任爱丁堡大学全球公共卫生主席的著名科学家德维·斯里达尔(Devi Sridhar)教授就指出:“英国政府一直把新冠病毒当作流感病毒处理而不是类似SARS病毒来处理,这是一个根本性错误,这一失误不仅让个体生命和整个医疗体系受不到保护,也让国家经济付出了惨重代价。”

随着疫情不断加重,每天确诊人数暴增到近6万,死亡人数每天增加1000以上。眼下,英国人面对的,是在最阴郁多雨的一月,迎来新一轮更加严重的疫情。虽然疫苗已经在优先群体中开始注射,但这是一场病毒与疫苗的赛跑,短期内战胜对手的前景并不乐观。

前世界卫生组织(WHO)主管、伦敦大学学院教授安东尼·卡斯特罗(Anthony Costello)说:“英国现在必须向亚洲国家学习,采取更严格的手段,明确要求戴口罩,保持两米社交距离,同时关闭幼儿园和宗教场所。我们需要彻底把变异病毒控制住,否则病毒会继续迅速变异到成功对抗疫苗的程度,到那时,我们就真的麻烦大了。”

在一切淡定从容的表面之下,是英国政府无法坚决制定和执行连续有效的抗疫政策,导致民众只能不断地对各种问题和形势作出自己的判断和决定;承担后果的,也是民众自己。然而,在面对史上罕见的全球大流行时,个体的力量十分有限,英国人除了惯有的“保持冷静,继续前行”,能做的也许真的不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布莱顿队

原创 英国一对兄妹在海边游泳比赛看谁能游更远不幸双双殒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布莱顿队

据外媒1月19日报道,一对兄妹在度假时因游泳比赛而离世,而当时父母正和堂兄弟玩游戏。如今调查结果公布,他们死于一场“悲剧性事故”。

当时,海德尔·阿里和他的妹妹马利卡·沙马斯正和家人在英格兰埃塞克斯的克拉克顿码头旅行,两兄妹正与另一名表亲一起在进行游泳比赛,“他们都会游泳,他们在比谁游得远。”母亲海德尔说。

突然,海德尔见到马利卡有有些不对劲,“她似乎在站着,我当时有点慌,马上让兄弟姐妹前去救她。”在审讯时她留下眼泪说,“我也试图下水救那个孩子,我一直认为全家人一起是最珍贵的。”

马利卡当场死亡,而她的哥哥也因溺水在两天后因脑损伤离世,不过,一起参加比赛的表亲幸运地活了下来。

海德尔表示,她希望克拉克顿码头的安全措施能够到位,以免此类不幸事件再次发生。同时,她表示希望写一份预防类似事故的报告,内容涉及现场警告标志等。

据媒体报道,克拉克顿码头这次溺水事件不属偶然,距离上次一个15岁孩子本·夸特梅因溺水而亡仅过了一年。

两名中国留学生在澳墨尔本遭殴打,更无耻的是一男子趁乱偷走耳机,墨尔本市长谴责

伦敦蘇富比晚拍重点推介第二回:抽象艺术与人物奇幻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布莱顿队

伦敦蘇富比7月28日晚拍「从伦勃朗到里希特」是一场别出心裁的跨门类拍卖盛会,荟萃逾五百年的艺术历史精髓。拍卖搜罗西洋古典油画、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现代及战后英国艺术与当代艺术板块的卓越佳作,上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与荷兰黄金时代,见证现代艺术之诞生,下至波普艺术与后现代抽象主义的滔滔浪潮,让观众一览欧洲艺术史的森罗万象。

上回已介绍过精彩的历代人像画及风景静物画,本文再带你欣赏抽象艺术精选及人物奇幻志。

晚拍将推出逾70幅西方艺坛大师巨作,近三分二拍品从未登上拍场,而在曾经上拍的作品当中,有七成已绝迹市场二十年,如今方再重现,令人期待!

今次拍卖将历代艺坛英杰的卓越巨作汇集一堂,位位均是跳脱窠臼、勇创先河的历史伟人。随着全球艺术市场的日程与走向不断变化,我们亦应把握机会,力献新猷。鉴于新世代藏家对过往受市场欢迎的传统艺术板块关注渐减,这场拍卖对有意在广大艺术领域中慧眼拾珍,只求卓越,不问艺术品门类、创作年份与地点的藏家而言,可谓绝佳的购藏良机。在最近的六月份纽约拍卖会中,我们采用实时直播方式,将拍卖会在世界各地同步播放,结果大获成功。承接香港拍卖会的亮丽佳绩,我们十分期待能够在伦敦再次举行一场拍卖盛会,为久旱市场撒下甘霖。

1920年代中期,米罗的艺术风格经历了一次蜕变。他自创一套充满抒情意味的抽象符号,带领艺术同辈和晚辈另辟蹊径,开启一条通往全新领域的道路。《油画(红帽女子)》创作于1927年,他当时对崭新风格已经驾轻就熟。此画属于其艺术生涯核心系列「梦的绘画」的上佳之作,画面是一片明朗深邃的蓝,观者彷似沉浸其中,米罗将这种蓝称为「梦的颜色」, 那是加泰隆尼亚天空的颜色,它早在米罗每天仰望苍穹时深深烙印在他眼底。

此画绝迹数十载,最后见于1966年的一场拍卖会上,今次上拍,乃自2012年《绘画(蓝星)》打破艺术家纪录后,首度有如此级数的重要作品现身拍场。此画曾为另一位著名艺术家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珍藏,印证其特殊地位。两人不仅是挚友,而且在创作方面互相影响,例如米罗此画中有不少元素与考尔德的移动雕塑有异曲同工之妙。

布丽奇?莱利是显赫有名的英国艺术家,伦敦海沃德美术馆为她举办的回顾展才刚落幕不久,好评如潮。1979年,莱利游历埃及后,随即着手创作条纹画系列。此画出自1980年代,属于条纹画系列的顶级范例,粉紫、海蓝、橘红、明黄彼此相间,启发自古埃及墓穴壁画和当地风光,极具其「埃及风调色板」的标志特色。莱利在英国康和郡海边渡过的童年时光亦对此画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标题《冷锋》让人回忆起炎炎夏日里,清凉海水中泛起的重重波浪。

毕加索和布拉克创造出颠覆艺坛的立体主义时,雷捷也在巴黎潜心作画,把色彩和抽象形态熔冶一炉,发展出独一无二的前卫风格。这些作品布满粗犷的轮廓线、重迭的形状和强烈的色调,是艺术家立体主义想象的终极呈现。这幅生气蓬勃的画作从未见诸拍卖,私人易手两年后、即1983年最后一次展出,随后消声匿迹。此画来自一个私人珍藏,藏品鲜为人知,亦甚少公开展出。

莫斯与蒙德里安(Mondrian)相识相知,她在1920年代的巴黎从事艺术创作,当时那里只有为数不多的英国艺术家。莫斯是唯一一位新造型主义女性艺术家,并迅速成为群体里的创意主力。此画从未在拍场上亮相,而莫斯的作品也极少在市场上出现。她存世的作品数量稀少,殊为珍贵,但也正因如此,她对抽象艺术的贡献经常被学术界忽略。

这幅1984年的惊人巨作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异兽和疯狂乱舞的混体生物,六足毛虫、长翅膀的驴子、脑袋蹦出头颅的骷髅人占据了画面每个角落。艺术家以死亡与神话为题进行创作,回应当年不断蔓延的爱滋病恐慌,作品的深刻意涵与前人对末世的演绎遥相呼应,亦暗示了八十年代在纽约萌芽的嘻哈文化。

布拉喜欢剑走偏锋,对生活在社会边缘、流连酒吧、剧场、音乐厅、夜总会的三教九流倍感亲近。此画在1997年后未曾进入世人视线,作品深受超现实主义和意大利风景画影响,画中选角是布拉一向钟情的人物。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邮件:),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中国美协综合材料绘画与美术作品保存修复艺委会成立十周年学术研究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