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弗顿最后一批冠军队成员危难中接手球队转正却不容易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埃弗顿最后一批冠军球队的成员之一,大卫·昂斯沃斯对于古迪逊公园的每一块草地,都熟悉地像自己家的庭院。1995年,外号人称“犀牛”的昂斯沃斯和队伍拿到足总杯冠军,奠定自己在俱乐部历史上的地位。如今罗纳德·科曼下课,昂斯沃斯临危接过了临时主帅的教鞭,这已经不是昂斯沃斯第一次有这样的使命了,但这次英格兰人希望能将这个职位保留。

44岁的年轻教练接手后首场比赛,是在联赛杯中1比2输给了切尔西。而英格兰多家媒体均报道,埃弗顿董事会希望给昂斯沃斯至少到下个国家队比赛日的时间,来证明自己。但这段时间也非常短暂,短短两周之内,昂斯沃斯还将率队做客莱斯特城,随后做客里昂,接着主场迎战本赛季表现不俗的沃特福德。

昂斯沃斯自知在名气上,无法和图赫尔这样的欧洲教练相提并论;而在本土,他也远非在伯恩利证明了自己的肖恩·戴切一般颇有人气。昂斯沃斯执教7载,只执教过普雷斯顿,加盟埃弗顿以来,也只是执教预备队,缺少在英超赛场上率队征战的经验。但昂斯沃斯胜在熟悉埃弗顿文化,也深知球迷所支持的俱乐部内核是什么。

罗纳德·科曼被解雇,原因已经非常明朗。从表面上看,球队目前位居联赛倒数第三,从欧联杯参赛队的资历,一路跌到保级,换帅只为止损;而更让董事会不满的,是引援上的失误。今年夏天,科曼在西古德森和克拉森两名球员身上,投入就接近7000万英镑。科曼坚持引进已经28岁缺少再出售价值的西古德森,但更重要的是,无论西古德森、克拉森还是鲁尼,目前最适合的位置都是攻击型中场。为了同时让这三名重磅引援上场,科曼有时不得不让西古德森踢边路。“这三名球员都是非常优秀的球员,他们能不能在同时上场?可能不行。如果你踢某种特定的风格,特定的足球,或许他们能融入。但我想要的是,是让球员踢最适合的位置,踢最擅长的位置。我当然不想经常让球员出现在自己不熟悉的位置。有时候,你是不得不为,让球员客串不习惯的位置。但要想尽可能获得赢球的机会,那么当然是让球员出现在最擅长的地方。”

在联赛杯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人们注意到本赛季不受科曼重视的米拉拉斯、列侬和卢克曼都有了上场的机会。“我喜欢利用场地宽度”,昂斯沃斯解释,“我喜欢传中球,我喜欢创造出机会,我也倾向于压上进攻,在计划好的比赛战术体系下,抢攻对手。我当教练时,这样的战术很奏效。我很了解这家球队,尤其是在古迪逊公园,我知道,你必须压上进攻。”

遗憾的是,目前在新晋富有的埃弗顿董事会面前,摆着的是一些比昂斯沃斯更出名的名字。莫耶斯离开之后,埃弗顿尝试走向大陆化,先后更换两名教练分别是罗伯特·马丁内斯和罗纳德·科曼,这两名教练带队都有过短暂的出色表现,但长久以往却后继乏力,往往一副好牌捏在手里打坏了。如今,埃弗顿到底是坚持采用欧洲教练,还是回到英国本土教练的老路?这是摆在俱乐部董事会面前的一道难题。

肖恩·戴切无疑是理想的人选之一。年仅46岁的戴切父亲是个管理咨询顾问,深知管理之道。而戴切在伯恩利一待就是5年,将一个低级别联赛球队带到了如今英超常客,不仅没有降级的忧虑,时不时还能在豪门面前来个冷门。戴切最大的特点,是以自己的英国标签为荣,“人们说,我想要成为另一个佩普(瓜迪奥拉),我不是。我对我自己的皮肤非常骄傲和高兴”,戴切曾说。

戴切的球队有着鲜明的标签,坚韧不拔,绝不一味保守,但目前伯恩利阵营对于戴切留在特夫摩尔球场保持相当乐观。与此同时,前多特蒙德主教练图赫尔也在董事会候选名单之上。对此挑战,看守教练昂斯沃斯表态,“我不是赌徒”,意味着在他执教的几场比赛中,他不会孤注一掷进攻来争取胜利博取董事会的信任。但不管如何,这位临时教练想要留任,恐怕难度比索斯盖特转正要难得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nhqzy.com/,西汉姆联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